?
當前位置: > 副刊 > 讀書
雨送黃昏花易落
——由《釵頭鳳》看陸游愛情悲劇
【發布日期:2019-05-22】 【來源:本站】 【閱讀:次】【作者:】

  南宋愛國詩人陸游,生于北宋滅亡之際,自小就受家庭愛國思想的熏陶。他出仕后,曾歷任鎮江、隆興、夔州通判。乾道八年(1172年)入蜀佐王炎幕府,投身于軍旅生涯。淳熙五年(1178年)東歸,在江西、浙江等地任職,政治上他主張充實軍備,堅決抗金。他強烈的愛國熱情非但沒有在醉生夢死、茍且偷安的統治集團中激起一點浪花,反而一直受到排擠和壓制,最終被劾,閑居山陰二十余年。直至寧宗嘉泰辛酉年(1201年)才復詔同修國史,升寶章閣待制。他一生渴望收復中原,統一祖國的愿望始終未能實現,只能在《示兒》中留下遺囑:“王師北定中原日,家祭無忘告乃翁?!蹦纖謂揭蒼詵纈昶≈嗅пЭ晌?。
  這位偉大的政治家、愛國主義者,心懷社稷江山,但其壯志難酬,一生坎坷抑郁,事業未能得志。國事糾心,家事愁苦,他是一個真正的不幸者。請看他年輕時的一段催人淚下的愛情悲劇。
  南宋周密《齊東野語卷一》和劉克莊《后村詩話》載:宋紹興十五年(1145年),陸游與其表妹唐婉結成伴侶,兩人“琴瑟甚和”,相親相愛。唐氏與陸游母親為姑侄。雖夫妻恩愛和合,但因媳“弗獲于其姑”,最終被陸游母親驅散。不久唐婉改嫁同郡宗親趙士程,陸游也在父母作主下另娶王氏。各自成家之后,兩人眷戀舊情,不忍離異,情感上還藕斷絲連,難分難舍。紹興二十五年(1155年),陸游在一次春游時,于城南禹跡寺的沈家園與唐婉邂逅。對這偶然的相逢,兩人悲喜交集,“悵然久之”。唐婉“遣遺黃封酒果肴,通殷勤?!本萍?,陸游望著眼前朝夕思念的舊戀人,見那紅潤細膩的纖手和熟悉又陌生的倩姿麗影,萬緒交加,情不自禁地提筆在沈園墻壁上寫下哀婉動人的《釵頭鳳》:“紅酥手,黃藤酒,滿城春色宮墻柳。東風惡,歡情薄。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!錯!錯!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莫!莫!莫!”沈園的春色如往昔一樣明媚,但眼前的她身形消瘦面容憔悴、不似當年那般艷麗。是可惡的“東風”(家母)將鴛鴦拆散。幾年來離散分居的生活,積成一團排不開的愁緒,郁結于心頭。桃花已經凋謝,沈園的池臺亭閣顯得格外凄涼。過去雖有純真的愛情誓言,但寫在錦上的情書憑誰來寄托?離異已成大錯,如今也無可奈何,罷了,罷了。
  宋陳鵠《耆舊續聞卷十》載:“其婦見而和之,有‘世情薄,人情惡’之句,惜不得其全闋?!本蕁獨嗑硪話偈艘潿鷲魅慫怠吩兀禾仆褚慘浴額甕販鎩反氏啻穡骸笆狼楸?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。曉風干,淚痕殘。欲箋心事,獨語斜闌,難!難!難!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聲寒,夜闌珊。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瞞!瞞!瞞!”唐婉從切身的經難中,深深感到世情的冷漠,人情的險惡。原本是連理枝并蒂花被冷酷的風雨摧落,為此徹夜痛哭,曉風吹干滿面淚水,留下斑斑淚痕。想將自己的思念呈書告訴他,但是很難實現,只能斜靠闌干,長吁短嘆。如今各自成家,不似當年那般容易接近。又一個可怕的黃昏降臨。她心神恍惚,思緒紛亂,好像在秋千架上飄蕩。輾轉反側,徹夜難眠。黑夜將盡,報曉的號角聲在晨風中帶著幾番寒意。她咽下痛苦,趕緊把淚水擦干,佯裝歡笑,怕人見了尋問難以作答。將滿腹相思、無邊的痛苦來隱瞞!這發自肺腑的哭訴,讀來令人泣血摧心。陸游愛情悲劇不單給他們夫妻造成嚴重的心靈創傷,數百年后的今天,仍然震撼著無數讀者的心,為其憤慨、為其垂淚!

      (吳燕泰)

【關閉窗口】【打印本頁】
?
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利博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
主管: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: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: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聯系電話:0594-2523059 傳真:0594-2514907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閩ICP備08010073號(瀏覽網站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*768)
您是第: 位訪客 技術支持: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