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當前位置: > 特別報道
湖南秧田村里有面博士墻
【發布日期:2019-05-23】 【來源:據《中國青年報》】 【閱讀:次】【作者:】

     湖南省瀏陽市沙市鎮秧田村的博士墻


  秧田村用一堵兩層樓高的墻面,展示它當下所珍視的東西:墻上是村子迄今為止走出的26名博士的信息,以及哈佛大學、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南開大學等校名。
  自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以來,湖南省瀏陽市沙市鎮這個5000多人的村子,有800多個孩子考出了農村,其中包括26名博士和176名碩士。這是村民們引以為豪的。

1


  墻上的那些主角,早已遠離家鄉,有的在大學任教,有的下海創業,有的在北京和上海的中央商務區擔任公司高管。
  如果沒有這面審美奇特的墻,秧田村實在是很不起眼的村莊。在秧田村,供養孩子讀書的目的可以簡化為: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不用再“面朝黃土背朝天”,也不用再出去打工賣苦力。
  對村民屈偉員而言,供兩個孩子上學,就是希望他們畢業能找一份工作,“父母也少操一份心”。屈偉員的女兒屈婷是那面墻上的第一個女博士。2003年,屈婷考入南開大學,一直讀到了博士。畢業后,她成為一名大學教師。她的弟弟屈強強則考入東北大學,成為公務員。
  他們的父母是村中最早外出打工的一批人。屈婷剛上小學的20世紀90年代初,父輩們開始進城打工——中國這場涉及幾億人的城市化進程至今仍在繼續——屈婷和弟弟成了留守兒童。
  “我們是最早感受城鄉差距的一代?!鼻盟?。她跟著父母在城里生活過,當其他農村孩子還在用洗衣粉洗衣、洗頭、洗澡時,她已經可以拿到一小袋洗發露。從城里回村時,她帶了一卷白色衛生紙,結果一些同學各卷了一點回去珍藏——那時,村里的同齡人還是用舊作業本的紙張做手紙,不認識衛生紙。
  屈婷還是當時同學中唯一吃過冰淇淋的孩子,后來她承認,那段經歷在她身體里埋下一顆種子,“不甘心一輩子在農村這么待下去”。
  她也體驗過打工子弟與城市孩子的差距。她記得自己想參加一個繪畫班,一學期費用20元,被父親拒絕。20元相當于家庭月收入的六分之一。對于同一面墻上的羅洪濤、羅洪浪兩兄弟來說,刻苦讀書只是為了不再種地。羅洪浪對幼年的深刻記憶是,村民們白天農作,夜晚織布,直到午夜,整個村莊仍然不眠,家家戶戶傳來的,都是“咚咚咚”的織布聲。放學寫完作業,兄弟倆還要給做篾匠手藝活兒的父親打打下手。
  學校硬件設施也很差。冬天,教室的土墻四面漏風,學生的手腳常生凍瘡。村里電壓不穩,電流時斷時續。寒冷的冬夜,半夜醒來發現有電,兄弟倆要爬出被窩寫完作業。夏日更加難熬,為了省鞋,赤腳走路,腳底會被曬熱的石板燙起水泡。
  在中國還沒有普及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年代,他們的父親羅建植的一件大事就是把種田、織布、做篾匠換來的鈔票放在一個布袋里,等到開學,讓孩子一人取走一沓。窘迫時還需舉債。
  遇上搭上全部身家供子女讀書的父母是一種幸運。那時,一學期3元學費都掏不出的家庭不在少數。羅洪浪是他同一屆學生里唯一讀書走出來的人。他的同班同學黃立平,成績僅次于他。因為媽媽過早離世,還有兩個弟弟要照顧,黃立平不得不輟學。兩人的命運從此分野。

 2


  談起那面墻上的昔日同窗,黃立平十分感慨。他當時并不知道,放棄求學,會把自己和別人都沖向不同的軌道。他仍在家里務農,把希望寄托在女兒黃心瑤身上?;菩難詿謇鋃列⊙迥曇?,拿到的獎狀貼滿了家里一面墻?;菩難穆杪櫛溲拮嗽詰鋇刂汲習?,四姐妹里,小妹考上大學后留在深圳,是“混得最好”的一個。小妹成為武艷姿督促女兒讀書的樣本,“車子都是寶馬,每次給外公外婆一拿就是幾千元”,而自己最辛苦,又賺不到什么錢。
  作為一名小學生,黃心瑤覺得這面墻不怎么好看。坐著媽媽的摩托車去上學時,她每次都會經過這面墻。
  有一天,她跟媽媽承諾,一定發奮學習,“到那時候博士墻上會有我的名字?!鼻繳系哪切┟?,標志的不僅是個人的學業,還是一個家庭的體面。這些農村孩子從大學畢業后,會直接帶來家庭經濟狀況的改善。
  屈婷博士畢業的第一年,父母就不再出去打工。家里的房子也重新整修,屈偉員參與了設計,將原來破舊的土磚房改建成了一棟“現代”的小樓。這樣的小樓在如今的秧田村尋??杉?。在村民們看來,修繕一新的樓房意味著家里“出了讀書人”。
  早在2000年,秧田村的老支書王豐和就在村民大會上總結過,“哪一家出了大學生,哪一家的生活環境就得到了改變?!?br />   為了鼓勵小孩讀書,每年高考成績揭曉,村干部都會帶著400元獎勵金,去每個考上重點大學的學生家里道賀。去年,村里將獎勵金提高到1000元,范圍也擴大了。產生博士的家庭,門前還會被貼上一個“書香家庭”的牌子??忌喜┦康募彝セ岜患鈾鴕豢欏安┦控搖?。

3


  這種求學歷程幾乎是博士墻上那些人的共同記憶。他們并不知道,讀書、考大學,是干什么、為了什么。
  聽到村里要建一面博士墻,屈婷覺得以此作為契機,進一步帶動村里的小孩子讀書是一件好事。畢竟,今天的秧田村已經不會出現因貧困上不起學的家庭。更重要的是,如何真正激發小孩子學習的動力。
  今年年初,村里請屈婷為村里的小學生講課。她左思右想,最后把主題定為了自由??紊?,她問他們有什么目標,一個小朋友說想去法國,屈婷問她怎么才能去。這個十幾歲的小姑娘想了想,給出的答案是好好學習,還要學法語?;褂屑父齷鈐鏡男『⒆蛹恿慫腝Q。
  “還是要打開他們的世界?!鼻鎂醯?,對小孩子們來說,打破蒙昧的第一步是喚起他們自發學習的動力,教育不是灌輸,不是考高分,而是喚醒,是點燃。
  2017年,當地一位小學校長托人找到屈偉員,請他給全校400多名家長“傳授教育經驗”。屈偉員趕緊聯系在天津任教的女兒,“我要講什么,女兒快來幫忙!”屈婷為父親寫了8頁講稿,讓他帶著去演講。
  以前,屈婷和弟弟經常成為村民們教育自家孩子的樣本,“看看人家也是留守兒童,怎么成績就那么好?”這次,她以父親的口吻,回應那些長期在外打工的父母:自己和弟弟能讀出來不是因為自由生長,而是在初中以前,父母至少會有一方回家,保證孩子不會在關鍵時期缺乏愛和陪伴。她以貪玩的弟弟為例告訴家長,應當在發現孩子天性的基礎上對其進行適當引導。

4


  相比博士墻上的那26人,村民們感慨,這幾年,村里考取名校的大學生越來越少,去年考了22人,卻沒有一個進入“211”和“985”重點大學。一位畢業于清華大學的博士感慨,再把自己放在同樣的環境,以同樣的方式學習,他肯定考不上清華了。
  距離博士墻很近的秧田完全小學,這幾年硬件逐漸改善,土操場鋪上了塑膠跑道,學校配備了幾十臺計算機和一架鋼琴。這個有著200多名學生的小學共有12位教師,每個教師平均一周要教15節課?!耙秈迕瀾淌姑揮信淦??!斃3の弈蔚廝?。
  但在秧田村,有一定經濟條件的人都開始把小孩送到縣里讀書,在村里教書的老師們也給自己孩子報了課外輔導班。
  從墻上陳列的26名博士簡介里能看到這種變化:年齡較小的幾位博士已不是成長在秧田的農村娃,他們有的早早去了市里讀書,有的從出生起就已經是“上海人”。
  博士墻上那句“知識改變命運”的標語,也遭遇了沖擊。鎮上的中學教師鄧輔仁,教過其中的8名博士。如今他去家訪,發現有些家長認為讀了大學后也找不到好工作,干什么都能賺錢,對供孩子讀書不那么重視了。
  對照是明顯的——村民們總將博士墻與村里的另一面墻“公德墻”作對比。公德墻是在博士墻之后不久建成的,二者相隔不遠,同樣的高度?!吧锨健鋇?2人由村民公投選出,都是回報桑梓的“大老板”,依照捐資數額排列。第一位“大老板”的簡介下寫著:為修橋、修路、擴建學校等公益事業樂捐120萬元。
  屈婷已經不記得大學第一志愿報的什么,考入南開后,她被調劑到哲學系,一路讀博,走了一條“最簡單的路”。弟弟屈強強所去的東北大學位于沈陽,他去該校的原因只是想去看看北方的鵝毛大雪。屈維意則稀里糊涂報考了武漢的一所軍校,因為班主任告訴他考軍校免學費——他沒想過,也不知道,除此之外還有什么其他選擇。
  考入大學后,屈維意學習航海儀器工程專業。漫無目標的他聽說一位學長保送了研究生,他驚奇,“什么叫保送研究生?”“他跟我說就是有一個更高的學歷,比大學生還好?!鼻庥謔歉約憾ㄏ履勘?。
  他很順利地保送讀研。就在他準備繼續攻讀本專業時,一位學長跟他講:“搞什么技術!你看那些搞指揮的,當個團長就有專車了?!?br />   “人家說什么好,就去干什么,自己也沒有辨別能力,其實我對指揮技術完全不懂?!鼻夥牌吮拘1Q?,轉到另一所軍校讀航海指揮方向。直到后來,他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一個多么好的機會——被譽為“中國電磁彈射之父”的馬偉明院士當時是系主任,要挑一個本科生做他的研究生,他本來有機會跟著馬偉明深造。當年保送的研究生里,他是第一名。
  屈維意遺憾地說,“那時候(讀指揮)完全是錯誤?!?br />   像是一種烙印——人生的前半段,沒有清晰的意義指向,沒有前人的經驗可借鑒,也沒有準確的自我認知和規劃,屈婷把他們的這種狀態理解成“相對不自由”。一位同年級校友的經歷讓她很觸動。這位校友高二時便跟隨父母去歐洲游學,選擇讀南開是覺得個人性格太浮躁,與南開沉穩的校風互補。選擇英語專業是因為知道一個國際化人才需要流利的語言工具,大學期間,校友又選修了國際貿易,畢業后如愿進入一家投資銀行。
  “這就叫自由。經過選擇的叫自由,沒經過選擇的不叫自由?!鼻鎂醯?,校友是領著命運走,而她,是被命運推著走。

5


  直到現在,屈婷堅信讀書仍是正確的選擇。她想讓家鄉的人明白,盡管農村孩子會受到原生環境的限制,盡管不是每個孩子天生會讀書,盡管讀了書也不一定能掙大錢,但每個人應該去盡量爭取受教育的機會。
  屈婷有兩個做生意很成功的堂哥,都沒上過大學,但都接受了教育,一個高中畢業,一個讀了技術學校,“我伯母掏錢供他們讀。這就叫重視教育。即便不知道將來干啥,也要送孩子去學習?!繃礁齦綹繚誚逃優洗锍曬彩?,即使是做生意,讀過書的人也比沒讀過書高一個層次。
  “讀書仍是農村孩子改變自己命運最基本、最一般的途徑,努力讀書、讀好書就是大多數人應該做到、爭取之后也能做到的事?!閉舛愿概獻韉哪欠菅萁哺逯姓庋?。
  走出去的博士們開始傾盡心力,培養自己的下一代。屈維意買了最好的學區房,“咬著牙也得買”。屈婷則為孩子報了音樂班,讓因20元不能報畫畫班的事情,不會在女兒身上重演。
  在秧田村,有近60%的勞動力外出務工。這幾年,村里的居住環境大大改善,村中有供村民休閑的體育館,也有供孩子們打球的籃球場,堪比一個功能完好的城市社區,但這里更適合養老。如果村民留在家鄉,只能選擇種植水稻和煙草,或去村子附近的織布廠打工。村里的年輕人為了賺錢走向全國各地,最遠的去了海南做皮革生意。
  黃心瑤的媽媽在村里務農15年,在田里多年沉積的濕氣令她手痛難忍,“實在受不了了”。她又去鎮上賣了5年衣服,因家里有老人和孩子,不得不回家。在當地織布廠上班,一年只能掙到兩萬元。
  “應該把資源集中起來搞集體經濟?!鼻庠詿笱ё齬飪馇潑竦難芯?,回鄉時,他對村干部建議,要扶持個別人帶頭做產業,以讓留在村里的人有更多謀生選擇。
  最令屈婷憂慮的仍是家鄉的教育問題,“沒辦法,只能一點點去突破?!彼瓜牘?,老了之后,就回村里教書。去年,村里建立了一筆教育基金,20多萬元,都是從村民處募捐所得。一位村干部說,希望這筆錢能用在激勵小孩讀書上,不是讀到博士才給獎勵,而是給從小成績好、有特長的“潛力股”。
  博士墻設計時,博士們發回的圖片風格并不一致,有人穿著學位服,有人仍是便裝。村民們將這些照片和人物簡介區域的底色確定為不易脫落的銹紅色,然后將圖片一張一張粘在板子上,再釘到墻上固定。每個人都希望,在風吹日曬雨淋侵蝕下,墻上的信息能保留得更久一點,村里的孩子放學回來,每天都能看到。
  

【關閉窗口】【打印本頁】
?
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利博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
主管: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: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: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聯系電話:0594-2523059 傳真:0594-2514907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閩ICP備08010073號(瀏覽網站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*768)
您是第: 位訪客 技術支持: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
老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北赛车pk10直播视频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三人斗地主 如何安装亚瑟世界app kg彩票怎么玩 扫码赚钱的软件 新版手机上市 幸运飞艇买法 职业11选5高手买法 开单软件免费 体彩打票软件 江苏快三怎么买稳赚 排列三和值最准法 卡红是什么意思 3个骰子怎么玩大小